所在位置: 首页>清风廊>邢襄廉谱

侠骨柔肠的景廷宾(广宗)

来源:邢台纪检监察网   发布时间:2018-08-29    字号:

  景廷宾是直隶顺德府(今邢台市)广宗县东召村人,号尚卿,广宗一带的乡亲们都亲切地称他“景老尚”。

  1861年(清咸丰十一年),景廷宾出生在一个小地主家庭。父亲景福成性情忠厚温和,勤勉好学,是十里八乡有名的文秀才。伯父景福岚,性情刚直,乐于助人,是当地有名的武秀才。景廷宾小时候,跟随父亲念书,聪明伶俐,十几岁时诗文就写得不错了,并且练就了一手好毛笔字。景廷宾长到18岁,他看到清政府腐败无能,非常气愤,决心练武救国。

  景廷宾跟父亲学文,跟伯父学武,很快文武双全。他21岁那年,在顺德府考上了武秀才,24岁在直隶省顺天乡试中又考中了武举人。景廷宾中举后,经常宾客满门,车马成队。他经常和别人切磋,提高技艺。同时,他收了不少徒弟,悉心传授平生所学。

  闹市打恶霸

  景廷宾性情耿直坦率,好打抱不平。当时,广宗县西召村(离东召村1.5公里),有个有名的恶霸叫贺老配,附近几个村庄的老百姓对他又怕又恨。

  有一天,正是巨鹿县堤村大庙会,景廷宾一早就带着徒弟上路赶会了。景廷宾是个武士,也是个文人,平素甚爱诗词书画。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,他挤到一家古董摊前,看到一件古瓷器,就给徒弟讲解它的珍贵价值。突然,有许多人从街西口跑了过来,有一位老农民惊慌地喘着气说:“不好了……老、老、老配来了!”附近摆摊的商人闻听,急忙把货物收拾起来。大姑娘小媳妇挎着篮子尖叫着躲藏到沿街住户的大门里边……景廷宾扭头向西一看,人群中飞起一团烟尘,由远而近传来一串急促的马蹄声,只见贺老配骑着一匹枣红马,带着几个骑马的家丁,横冲直撞地奔来。贺老配和狗腿子在马上耀武扬威,洋洋得意。有的人被马撞倒踩伤了,有的货摊子被马踢翻了。最廷宾看在眼里,气在心头,他知道贺老配在这一带常常行凶作恶,并且在官府衙门里很有仗势。虽然家父常教育他在外边不要多管闲事,免惹是非。可是他出于义愤,再也按不住心头的怒火,一个箭步冲上去,抓住贺老配的新缎子马褂,只听“刺啦”一声,马褂被撕了一个大口子,贺老配滚在马下。此人圆圆的肚子,肥头大耳,哪能是武举景廷宾的对手,三下两下被景廷宾打得鼻口出血,只好连连磕头求饶,几个狗腿子也被吓得目瞪口呆。

  景廷宾抓着贺老配的胸前衣领怒吼着说:“姓贺的,你听着,再看见你欺压乡亲,横行霸道,当心你的狗头!”

  “是!是!再也不敢,再也不敢了……”那贺老配浑身颤抖着说。

  景廷宾拳打恶霸贺老配的故事传开后,他成了广宗一带极有威望的人物。哪里有不平之事或有纠纷,都愿请景廷宾出面主持正义,而景廷宾也甘愿站出来抑恶扬善,维护正义。

  放粮救乡亲

  1889年(光绪十五年)秋天,祸不单行,景廷宾的父亲病逝,正赶上荒年,从春天开始,没有下过一场透雨,大面积的庄稼都枯死了,再加上清政府和洋人的横征暴敛,老百姓的生活困苦到了极点,有许多人没有饭吃。外边的草根、树皮都吃光了,有不少老人和孩子饿死了。一天傍晚,廷宾正在院内散步,忽听见东邻小孩子的哭声,他急忙走过去。原来,孩子的爹早被衙门抓了兵,今年家中没有收成,已经断粮几天了,连院内小榆树的树皮都吃光了,骨瘦如柴的孩子抱着已经悬梁自尽的妈妈嘶哑地哭着,最小的孩子还在灶火边守候着,盼望着吃那笼里的“干粮”。景廷宾掀开不冒热气的蒸笼一看,啊!是泥捏的窝窝!这是孩子的妈妈在自尽前留给孩子们最后的“安慰”,也是为了引开孩子们的注意力,以便找机会离开这苦难的人间。此情此景,让闻讯前来的乡亲痛心不已。景廷宾和几个主事的乡亲料理了这家的后事,自己收养了这家的3个孤儿。

  当时,已是深秋,西北风日夜吹着薄坯土屋和干裂的大地。结了冰霜的残枝枯草,迎风尖叫着,人们在生死线上挣扎。景廷宾和老管家走街串户了解乡亲们的困苦情况,每逢初一、十五便开仓放粮。后来他还卖了一部分地,把卖地的钱买成粮食和衣物,分给无衣无食的乡亲,让他们保住性命,度过荒年。到现在广宗县还流传着“武举景廷宾,卖了田园救穷人”的故事。

  广宗县东召村的东面,靠着一条老漳河,河水切断了东西交通,乡亲们需要绕很远路,从一座不大的木桥上通过,很不方便。景廷宾带头捐款修桥,得到了全村乡亲们的热烈拥护和支持。此后,景廷宾几次到顺德府寻找能工巧匠,并且和村里有经验的老农、石匠一起到河边勘察地形,选择桥位。经过两年多的努力,一座雄伟美丽的大石桥终于横跨在村边的漳河上。大家把它命名为“玉石桥”。直到今天,桥头上还耸立着修建石桥的纪念碑,在碑文上可以清楚地看到景廷宾的名字。(广宗县纪委监委供稿)

CopyRight 2015 www.xtsjw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 (C )中共邢台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邢台市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冀ICP备14004731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