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仕三朝 刚直不阿的一代贤相宋璟(南和)

来源:邢台纪检监察网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6-12    字号:

      宋璟,南和县闫里乡宋台人,生于唐高宗龙朔三年(公元663年)。其祖于北魏、北齐皆为名宦。他自幼聪敏好学,博览群书,尤工文词,17岁即考中进士,初授上党尉。后被武则天慧眼识中,入朝升任监察御史,凤阁舍人。他生性耿直,素有气节。入朝为官后更是刚直不阿,勤于职守。尤其是事关国家朝政,面临大是大非,他总是奋不顾身,坚持正义、敢于斗争,深受朝臣敬佩。经武曌、中宗、睿宗、殇帝、玄宗五帝,在任52年。一生为振兴大唐励精图治,终于与姚崇同心协力,把一个充满内忧外患的唐,改变为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军事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的大唐帝国,史称“开元盛世”。

  宋璟性情刚直,刑赏无私,取地犯颜直谏,武周时曾勇斗内宠张易之,张昌宗,力挽狂澜,拯救身遭诬陷的魏元忠。中宗时冒死弹劾佞臣武三思。睿宗时直谏太平公主迁居东都,以免后宫干预朝政。因此,被贬检贝州刺史,洪水暴发,武三思逼租甚急,璟抗捐赈灾,再次被贬。宦海沉浮,屡遭磨难,终不改治国救民之志。

  宋璟品行高尚,爱民恤物。在宋璟的治理下,唐朝出现了路不拾遗的局面。朝野赞誉璟为“有脚阳春”(风王仁裕《天宝遗事》)。意言璟如一缕春风,趟到那里那里似春风煦物,倍感温暖。景都化岭(今广州)南人安居乐业;限制皇亲婚丧奢办;不为自已争名谋利;严以律已,宽以待人,均体现了宋璟爱民恤物的高尚品德。开元初铲除时弊,推行改革。废黜京城千名斜封官(用钱买的官),截汰居功傲的“铁骑军”,查禁回收流行市场的伪币,采取“量才录官”的用人制度。使大唐从混乱衰败中走向繁荣,出现了中兴的局面,史称“唐世贤相,前称房杜,后称姚宋”,其政绩卓著为“唐朝四大名相”之一。此外,宋璟还工于翰墨,著作颇丰,其中《梅花赋》为发迹传世名作。

  宋璟为相,敢于犯颜直谏,针对后庭擅权、任用亲信、大搞裙带关系的恶习,提出了任人“虽资高考深,非才者不取”的“量才任人”主张;他针对过去奸佞面奏皇帝必屏退左右的坏现象,提出百官奏事,必有谏官、史官在侧的主张。玄宗对宋璟异常重用,并以师礼待之;进则迎,出则送。对宋璟提出的许多建设性意见,通常都能采纳,照章办理。因而在朝政方面逐渐改变了过去唯亲信为官、唯戚为吏的恶习,一些内侍、酷吏、贪官之徒,也不易单独御前奏事,密谄好人,使朝庭内出现了比较清明的政治局面。

  宋璟不畏权贵,力革前弊,奉公守法,不徇私情。相传,他叔父宋元超当了“选人”(侯选官)后,要求吏部予以优先照顾,宋璟得知后,不但不予优先录用,并手示吏部“不能私害公,矫枉必须过正,乃免其录用。”又据史书记载,唐代规定,每年地方各道派人定期向皇帝、宰相汇报工作。使者进京,往往多带珍贵宝货,四处送礼,拜结权贵,许多官吏收礼受贿,使者也多有因此得以晋升。宋璟对此则异常不满,并面奏玄宗同意,勒令所有礼品一概退回,以绝侥求之路,削杀收礼受贿之风。玄宗在宋辅佐下,吏治不紊,纲纪有条,不到六、七年使唐王朝再次出现“天下大理”的中兴局面。

  开元三年(公元715年),宋璟任广州都督。在广州都督期间,他看到当地百姓,“以竹茅茨屋,多火”,于是就教导百姓烧制砖瓦,改造店肆,使火灾大为减少,彻底改善了当地百姓草棚茅舍的贫苦生活,广州百姓“人皆怀惠,立颂以纪其政。”开元六年(公元718年),广州吏民请求为宰相宋璟立“遗爱碑”,颂扬他勤政爱民的功德。宋璟听说后坚决反对,便上奏唐玄宗:“臣在州无它异迹,今以臣光宠,成彼谄谀,欲革此风,望自臣始。”玄宗下诏禁止,从此之后各州县皆不敢立碑颂德。唐玄宗称宋璟为“吏治之才”。

  开元二十年(公元732年),宋璟年老辞相,退居洛阳。5年之后,75岁的宋璟寿终,葬于洛阳。玄宗下诏,追赠太尉,谥号“文贞”。璟死后二十三年,即大历七年,宋璟之孙宋俨为“追念祖父德业”,请唐代书法家颜真卿为其祖父书撰碑文,颂其功德。碑成,随墓立于邢台沙河县(现沙河市)。宋氏后裔留有家训十条:

  一敬祖尊谱;二孝父母;

  三和兄睦弟;四和族睦邻;

  五教子弟;六和妯娌;

  七正心养身;八学忍耐;

  九修口德;十尚俭朴。

  家乡人民怀念宋璟,按照其诗作《梅花赋》之意境,分别在南和、沙河各建一座梅花亭,并将《梅花赋》刊刻于石:“万木僵仆,梅英载吐;玉立冰洁,不易厥素;子善体物,永保贞固”。宋璟对梅花的深情赞美,不就是他自己的真实写照吗?(南和县纪委 搜集整理)

CopyRight 2015 www.xtsjw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 (C )中共邢台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邢台市监察局 版权所有 冀ICP备14004731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