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数据为监督执纪添翼

——湖南省“互联网+监督”平台建设探析

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    发布时间:2017-05-03    字号:


  图为群众正在操作“互联网+监督”平台终端机。

  自2016年1月至今,共发现问题线索2万余条,挽回人民群众经济损失3000余万元……这是湖南省麻阳苗族自治县“互联网+监督”平台的成绩单。

  今年4月,湖南省委、省政府印发《关于加快推进“互联网+监督”工作实施方案》,在全省推广“互联网+监督”平台建设。“互联网+监督”平台是什么?它又有什么样的魅力值得湖南在全省推广?

  带着这样的疑问,记者来到麻阳苗族自治县,为您揭开这一平台的“神秘面纱”。

  问题1:“互联网+监督”平台长什么样?

  民生监督、扶贫监督、正风肃纪、纪检业务四个模块,组建完整监督链条

  2009年到2014年,麻阳县谷达坡乡白羊村村民多次上访,实名举报该村村干部挪用民生资金等问题。2015年6月,该村25名涉案责任人受到党纪处分或组织处理。

  像这样的案例,在麻阳县不在少数。麻阳县是武陵山片区的扶贫攻坚试点县。每年,该县涉及的民生资金就高达17亿元。在巨大的利益面前,缺乏监督的权力极易滋生腐败。

  “这一案件给我们敲响了警钟。”麻阳县委书记李卫林意识到,民生资金的监督问题必须解决,而且刻不容缓!

  在上级党委的全力支持下,2016年1月,麻阳县借鉴国内外先进经验,在湖南省率先构建起遍布县、乡、村三级的“互联网+监督”平台。

  “互联网+监督”平台由民生监督、扶贫监督、正风肃纪、纪检业务四个模块组成,共有9大基础数据库,收录67万余条民生数据。比如,民生监督模块就收录了34类107项民生资金信息;扶贫监督模块收录了全县23817户84846名贫困人口的详细信息。

  “这四个模块只是前台信息,我们在系统后台还配备了人员信息库和民生资金信息库。”麻阳县纪委副书记龙永杰介绍说,除了具备公示、查询、投诉、数据分析等功能,平台还可以24小时接受群众举报。而这些举报信息,都可以在县纪委的后台系统进行一站式受理。

  问题2:“互联网+监督”平台如何依靠群众监督?

  每查询一次,群众对民生资金发放就多了解一分,对党员干部的监督就增长一分

  一大早,麻阳县谭家寨乡楠木桥村村民谭开生就来到村口的便民服务站。他拿出自己的身份证在“互联网+监督”平台终端机上一扫,电子屏幕上便显示出他所享受的惠民项目、资金金额和发放时间等信息。

  为了解决监督的“最后一公里”问题,麻阳县在每个村(社区)便民服务站都设置了一台“互联网+监督”平台终端机。“这个很方便,我不仅可以随时查询自己的钱有没有到账,而且可以在发现问题的时候直接在终端机上投诉。”谭开生向记者一一列举了在平台上查询的方式:发短信、登录微信公众号、点击终端机,等等。

  每查询一次,群众对民生资金发放就多了解一分,对党员干部的监督就增长一分。“每一笔资金的发放都对应着一名手握分配权、审批权、管理权的党员干部。当民生资金与人员信息一一对应时,是否存在暗箱操作、‘雁过拔毛’等腐败问题就一目了然了。”麻阳县委书记李卫林说,“这种监督不仅仅来自机关内部,更多的是依靠群众。只有群众享有知情权,‘互联网+监督’平台才能真正发挥监督作用。”

  自2016年1月份运行以来,“互联网+监督”平台交出了一份漂亮的成绩单:平台访问量达20多万人次,共发现问题线索2万余条,已处置问题线索1.3万余条,追回领导干部违规领取的资金400万元,挽回人民群众经济损失3000余万元……

  “我们多年想办的事,麻阳办成了,此经验值得推广。麻阳能办,其他县也能办。”麻阳县的做法和经验,得到了湖南省委领导的充分肯定。2016年12月,“互联网+监督”平台模式在湖南全省全面推广,新的思路、新的方式方法和手段,使预防和治理“雁过拔毛”式腐败等老大难问题得到有效解决。

  问题3:“互联网+监督”平台如何实现实时监管?

  通过数据碰撞比对,实现主动精准发现问题,靠前处置问题线索

  打开平台内部的信息库,勾选农村低保信息库和人员库中的“去世人员”,再轻轻一点“对比”功能,两个数据库的信息便开始了“碰撞”对比。

  “比如,一名已经去世的人,如果其账户还在领取农村低保,那肯定就有问题。”麻阳县委常委、县纪委书记易勇介绍说,数据的“碰撞”就像一面镜子,让“蝇贪”“蚁贪”立马现形。

  2016年5月,麻阳县纪委就通过平台的数据对比,发现了该县尧市镇干部田某滥用职权,私自把自己拥有两个门面房列为危房,并随意提高补贴标准,领取危房改造款的问题。田某因此受到党纪处分。

  以大数据和云计算为技术支撑,“互联网+监督”平台通过信息互通共享,实现数据的“碰撞”对比,打开了监督的“方便之门”,实现了主动精准发现问题,靠前处置问题线索。在精准监督成效的影响下,麻阳县越来越多的职能部门参与到平台的建设中来。各部门之间的“信息壁垒”逐步打通,通过前台晒、后台查,各类问题在初期被发现,在萌芽状态被解决。

  “对监督中发现的苗头性、倾向性问题,及早红红脸、出出汗,让一些干部迷途知返、悬崖勒马,既切实维护了人民群众切身利益,又达到了保护党员干部的目的。”湖南省委常委、省纪委书记傅奎告诉记者,作为全省各级党委(党组)当前一个时期的重点工作,今年要重点围绕加强扶贫和民生领域监督,惩治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来推进“互联网+监督”工作。

  问题4:“互联网+监督”平台如何长效运转?

  建立出实招、有监督、敢问责的常态长效机制

  为进一步建立健全扶贫、涉农惠民资金的管理、使用和监督,麻阳县设立由县委书记任组长的“互联网+监督”工作领导小组。在18个乡镇设立由县纪委常委任组长的民生监督组。在221个村(社区)设立由乡镇纪委书记任组长的民生监督小组,形成“三级联动”组织体系。

  同时,出台《关于运用监督执纪“四种形态”处理“互联网+监督”平台问题信息的通知》《乡镇民生监督组管理考核办法》《“互联网+监督”平台问题线索处置制度》等10项制度,保障平台规范运行,破解监督难题。2016年5月以来,该县通过自查自纠共处置问题线索1.3万余条,函询谈话处置问题线索220条,立案审查处置问题线索48件,党纪处分45人。

  此外,该县还出台《“互联网+监督”工作问责办法》,强化考核评估、督查巡察,构建“纵向到底、横向到边”的“两个责任”体系。目前,该县已有5个乡镇、3个县直单位的党委(党组)书记和纪委书记(纪检组长),因平台建设工作推进不力被约谈。

  “‘互联网+监督’,核心是监督,要围绕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来设计、谋划和推进;互联网是手段,要通过互联网、大数据、信息技术等现代科技手段,打破传统的思维模式和管理理念,实现对权力运行的全领域、全过程、全覆盖监督。”湖南省委常委、常务副省长陈向群如是说。

  2017年,湖南省把“互联网+监督”平台建设列入全年重点督查内容和政府绩效考核范围。要求以严和实的标准,抓紧编制公开目录,分类编制部门民生资金项目信息公开目录和乡镇党务政务、村务公开目录,及时完善、归集数据信息;建立健全信息共享监督检查、考核通报、安全和保密审查等制度,加快推进省市县“互联网+监督”平台的数据对接、录入;加强制度建设,规范权力运行,进一步建立健全扶贫、涉农惠民资金的管理、使用和监督制度,强化部门间的协调配合。(本报记者 邹太平)

CopyRight 2015 www.xtsjw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 (C )中共邢台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邢台市监察局 版权所有 冀ICP备14004731号-2